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民大史苑 > 于道泉教授为我送牛奶
于道泉教授为我送牛奶
——四十年前的一段往事
来源:左治国      发布时间:2015-06-08      点击次数:    编辑:李红亮
打印   字号:TT

于道泉教授是我校藏学专业的奠基人,是蜚声国内外的著名学者。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在历史系读书时常听到系里一些老先生讲述于道泉教授为人为学及在日常生活中的许多传奇故事和趣闻逸事。不禁心生好奇和景仰之情。虽然因专业不同无缘直接听于先生授课,但在校园里常能看到于先生目不旁骛急匆匆走路的身影,有时捧着一本书贴近鼻尖边走边看,有时提着暖壶去水房打水。经常穿一身褪了色的蓝布中山装,毫无一般人心目中那种大教授的派头,不熟悉的人甚至误以为他是一位工友。那时我还是个年轻学生,从未敢想过与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名师有单独的来往。不料几年之后,这样的幸运竟出人意料地降临到我的头上。

那是一九七零年六月份,我做为留守人员(当时大部分教职工都在湖北沙洋干校)参加总务部门的清仓查账工作,和我在一个组的何汝芬老师是马学良教授的夫人。一天在闲谈中我问何汝芬老师怎样定牛奶,因为我的妻子刚从外地来学校探亲并在六月底生孩子。何老师听说后马上跟我说:“左治国,这事你不用管了,我给你找一个人,不仅帮你定,还给你送。”我问:“您找谁呀?”何老师说:“找于道泉先生”我连忙摆手“不行,不行!这点小事咋好意思麻烦于先生呢。”“左治国,你别不好意思,你不知道,于先生最愿意帮人做事了。不管是谁,只要有困难,他都会尽力帮助,而且是心甘情愿的。”“那我得怎样感谢于先生呀?”“你千万别提感谢的话,于先生从来不要人家感谢,因为这是他乐意做的。”话虽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怀着些许忐忑的心情把定奶钱连同住址给了何老师。

六月二十五日,我的儿子降生在小东院的简易平房里。从七月一日开始,每天早晨六点钟屋门外就准时响起一阵自行车铃声,我闻声出去,只见门口窗台上放着两瓶牛奶,而送奶人于道泉教授则早已推着那辆破旧的英国凤头牌自行车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胡同口。整整一个月,无论刮风下雨,天天如此!每次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都默默地说一声:“谢谢于先生!”一个月之中没有一次面对面说过一句话。我知道是于先生有意要这样的,因为他根本不认识我!那一年于先生已年届古稀,整整年长我四十岁。当时我除了感激和过意不去,还有些不解:为什么一位赫赫有名的老教授竟乐意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教师送牛奶而且一送就是一个月?后来还是何汝芬老师告诉了我原因,她说:“于先生做好事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五十年代到现在,二十年来他都是这样做的。因为于先生坚信人生有来世,坚信人有灵魂。一个人活在世上一定要多做善事好事,来生才会有好的报应。”听了何老师的解释,我想于先生的乐善好施与他毕生从事藏学研究不无关系吧。

如今四十年过去了,两位老师早已作古,当年那个年轻的我也已跨入古稀之年,但我与两位可敬的老人之间发生的这段小故事则一直珍藏在我的记忆中。好人呐,何老师!奇人呐,于先生!

母校六十华诞将至,谨此表达对两位先生的崇敬与怀念之情。


作者介绍:左治国  1961年—1966年在中央民族学院历史系学习。毕业留校后,先后在历史系、艺术系、科研处研究生科、音舞系、电教中心、校工会和学校办公室从事教学和党政管理工作。2001年退休。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