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园地 > 青山正春意
青山正春意
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2018级本科生 张 彤      发布时间:2018-12-21         编辑:潘妩媚 宋熙瑶
打印   字号:TT

  你能想象五十年后的自己吗?

  那时,我们身在何处,身边是何风景,牵手的是怎样一个人,面颊是否饱经风霜,身躯是否已状似干瘪果核?

  我看见过老去却依然飒爽的模样。年龄是种最高贵又不可捉摸的资本,它能让人不再怀有对死亡的畏惧,也能让张曼玉眼角的细纹盛满动人的风姿——那恰是十八九岁盛开着葳蕤青春的人所不能拥有的隽永,却在他们每个人的眼角眉梢、举手投足里体现得尽致淋漓。

  每一座建筑,红瓦小楼恬静地被拥进青翠欲滴里,而五十年前的他们眼中侧脸,是否有着绣球花的馥郁?

  可是我相信,挺拔如脊梁的钻天杨不会变,它们始终披戴墨绿甲胄,在晴朗的穹顶将你我沉默注视,年复一年。

  那些依旧年轻着的老人,说自己已是薄暮西山,我们却是早晨七八点钟的骄阳。可他们的青春是岁月的迤逦,是乡间的劳作与校园间军中绿花般的苍翠,荡漾着斑驳绚烂的耀目。他们走过天南海北,成就自己的骄傲与故乡的辉煌,我们终也会拾起他们留下的行囊,去追逐大漠里的白月光。

  最近听到一个故事,说三人流离荒岛,不巧遇见滂沱大雨。甲生不为所动,泰然处之,认为奔走徒劳;乙某不辞辛劳,几转奔涉,力求一处栖身之地;丙君却言,“静坐无聊,奔走无益”,毅然独行雨中,享氤氲妙景。

  如甲生静候雨歇,人生便一定意义上置于沉重的枷锁之中,习惯了日复一日,如同表盘指针一样机械运转,齿轮不断咬合,似乎也就失去了生活的诗意;若乙某四处奔走,为了一个既定而现实的目标而行,生活现世安稳,固然有几率可避风雨之侵,但不是每座孤岛都会有一处桃源,使人无忧无虑。反观丙君,不墨守静坐,亦不费心寻求,独行潇潇雨中,恣意洒脱,自有妙处,却又可探寻无雨之地。

  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棵有思想的苇草。这也是人与其他万物的不同之处。也许,我们习惯了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习惯了等待,习惯了听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的诗句,但这绝不是你我面对世界一味等候的理由。若如甲生一味等待,何来李白斩楼兰的壮阔,何来维特根斯坦贴着地面步行的坦然,何来每一次青史辗转、笔尖凝成的墨痕?又或许熟悉了快节奏的生存,熟悉了主观能动的积极进取,熟悉了执着向前解决问题,但不是每次如乙某的向前都必能奏效,殊不知在高速运转中,齿轮便碾过岁月的图画。于是,许多美好成尘。

  “活过,爱过,走过。”司汤达执笔写下这样的句子。随丙君走吧,走过细雨青山,走过欲滴朦胧。于是,诗意地行走,诗意地栖居,拒绝像发锈的零件一样运转,摒弃冲动与过分的执着。彼时,便会发现雨中山峦的线条美得如同少女的蛾眉,又像是流动而温柔晶莹的琥珀,处处惊喜。

  其实,又何止是一场雨的束缚?捆住你我的又哪里是一座荒岛?有多少人习惯重复,习惯麻木,把全部重心搁置在两点一线的过程,或是在高考洪流中遗忘了久石让,遗忘了宫崎骏,丢失了自己曾热爱的一切,只知向前?其实,跳脱出眼界的牢笼,我们又哪里没有别样的精彩人生?如丙君一人独行,无伞无凭,不也潇洒?

  年龄从来不是沟壑,它只能教会我们做人本应形散神不散,无论山涧海底不顾风尘仆仆,总会秉持初心微笑归来。到了白发苍苍,到了子孙满堂,到了生命终结,依然可以微笑得几乎心满意足。

  “一生至少有两次冲动,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 安德鲁斯曾这样讲。我希冀无论为了爱情还是旅行,有一日如他们一般归来,哪怕憔悴,依然青山正春意,人如少年自风流。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牯牛降采风随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