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园地 > 暖看文学
暖看文学
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4级本科生 李冰璇      发布时间:2017-04-05      点击次数:    编辑:潘妩媚
打印   字号:TT

  著名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曾说过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们学历史的人不当注重历史应当如何的展开,最好先注重历史何以如是的展开。”置换为我们学文学的人,也是能说得通的。我们学文学的人不当注重文学应当如何的展开,最好先注重文学何以如是的展开。

  很多学生对文本以外的事物漠不关心,我觉得这是不可取的。身为文学专业学生,阅读的立场不再是读者,而是研究者。以寻根文学为例:我们不应该局限于韩少功《爸爸爸》呈现了什么、写得怎么样,而更应该关注以“大历史”、“大文学”的角度去观照寻根思潮何以涌现。理解了内因,就会自然而然地理解作家作品。正如我大学二年级上学期选修刘震老师的左翼文学导读,当时为这种“革命+恋爱”的小说也能在中国文学史上拥有一席之地感到不可思议。初读洪灵菲的流亡三部曲时,我的第一观感是文笔差情节幼稚,后来深入了解了时代背景、作家生平,理解了左翼文学何以出现在文坛的内因,也就自然而然的理解了作家作品。

  中国人重褒贬,写历史时动辄把笔下之人讲解成为至善与极恶,这样容易把写历史当作一种抒情工具。不只是历史,文学史也是如此。重褒贬的中国人总是人为地将作家作品划成一二三流甚至不入流,似乎超一流作家就没有败笔,不入流作家绝没有佳作。更可怕的是,划分作家作品的依据更多的是依据政治而不是审美因素。正如文学人物不能陷入脸谱化的窠臼,对待文学作家作品,我们应采取批判的眼光去客观看待。

  历史是客观的,既不能沦为政治的附庸,也不能成为抒情的工具,文学亦是如此。如何平衡政治和审美之间的关系,这个度很微妙,我不反对文学“去政治化”,但并不支持纯审美纯抒情,理想状态应该是将时代气息、政治思索巧妙寓于审美抒情的文字之中。我理解的“文学去政治化”,除去的是政治说教,除去的是国家机器的声音,而不是除去所有关于政治的内容,作家发出的应当是作为一个作家的睿智和良心,应当是自己对于政治和时代深深思索后的独到声音。

  文学不同于历史,它存在着更多主观的色彩,正如前面提到的中国人重褒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尺度去衡量,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立场,这是无可厚非的。学习中国现当代文学史时,教材上关于八十年代文学思潮的论述,先锋文学的篇幅明显重于寻根文学,从中也可窥见编者的立场;教材上关于茹志鹃仅仅是一笔带过,冷霜老师却详细讲解了《百合花》等作品,从这个细节也能看出倾向。

  历史是有温度的,文学更是有温度的。我们不应自以为是的俯视,而应感激涕零的平视甚至微微仰视一下历史、文学。愤世嫉俗剑走偏锋的批判,固然大快朵颐酣畅淋漓,却不如以谦卑的姿态、温情的眼光来得伟大、来得真实、来得动人。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