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园地 > 犹是春闺梦里“圆”
犹是春闺梦里“圆”
——从《小团圆》看张爱玲的浮生往事
来源:管理学院 2016级本科生 孙国梁      发布时间:2017-04-05      点击次数:    编辑:潘妩媚
打印   字号:TT

  午后的日光散漫而慵懒,端一杯香茗,在缕缕青雾中捧起这本《小团圆》,品着她如茶涩般的文字,舔舐着泛着墨香的约定,思想已随着《小团圆》回到老上海吱呀作响的旋转扶梯上,高跟鞋的钝声古老而疲惫,靡废的唱片声掩不住我与《小团圆》的寸寸约定:读懂这本它,亦读懂曾经的那个她。

  一个人、一支笔,她并不攀附当局,只是茕茕独立于世间,冷峻地为自己点了一炉幽香,用漠然的笔缓缓道述着人性的缺陷、社会的虚伪。正是这刻薄犀利的文笔,将《小团圆》与大陆阻隔了十年之久。这十年,无数的人用一支素笔写尽了她的山水风情、百态人生,可她的自传小说却迟迟未能在大陆一展头角。

  张晓风曾说“生命是一项随时可以终止的约定”,但我读《小团圆》的这份约定却从未间断。2011年,那股悒郁的文风终于从充满了暗暗灰色调和掉了粉的胭脂扣的她的晚年漂洋过海而来,彼此她已魂归升霞,可《小团圆》还是给环绕着僵硬气息的大陆带来了那一道仅属于浦西的风华绝代的独特腔调。第一次与它相遇的那个初夏,阳光温柔而又钝重地洒落,透过皮肤一丝丝流入血液,温暖的光线将书的轮廓晒成金黄,混合着初见的惊喜,汇成了永恒。

  翻开《小团圆》,一种压抑着的荒凉扑面而来,小说从港湾战争开始到梦中结束,总有一抹浓浓的胡兰成梦魇环绕其中。邵之雍说:“她并不十分爱我,她不妒忌过去的,或是即将过去的。”也许这只是邵之雍的一厢情愿,《小团圆》里,张爱玲曾无奈地记道:“她永远看见他的半侧面,背着亮坐在斜对面的沙发椅上,瘦削的面颊,眼窝里略有些憔悴的阴影,弓形的嘴唇,边上有棱。”在这场马拉松式的赤地之恋中,九莉爱的卑微而疲惫,可他始终对那个千夫所指的汉奸念念不忘。她可以为了爱他把自己低到尘埃里,当他挟妓啸游春风得意的时候,九莉正吃力地抗下所有骂名,却不曾抱怨一句;当他得意洋洋地炫耀风流韵事的时候,九莉告诉自己:“知己知彼,你如果还想保留他,就必须听他讲,无论听了多痛苦。”当岁月静好现实安稳的誓言早已支离破碎在风中消散,这份爱,爱得太累、爱得太苦,九莉再也无力承担。

  然而转身再看张爱玲的一生,现实也无奈不是这般。对于胡兰成的这份爱,爱玲亦无力承担,她没有怨,亦没有恨,她只是将萎谢了。淡淡秋风微雨过,时光瘦减繁华,世界很宽,时间很瘦,时光从我们的指尖细碎流走。这一生,爱玲赢尽了浮华喧嚣的乱世,但唯一输掉的只有他,她呵气成尘,滴滴爱人泪;回首一顾,寸寸相思心,她把这一生的遗憾化作浓郁的文字,月光照不进世界的尽头,她把她的泪、她的血融进墨中,化作清瑟的月光,化作那一位遗世独立的临水照花人,可她留给世人的,却终究只有一个模糊苍凉的背影,终究只有那轻描淡写的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这份爱、这段情,在风起云涌的上海滩里尘封淹没、在细雨流年中越发的清瘦单薄,当往事被春水浸泡、被春风吹拂,早已洗尽铅华,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曾经约定相伴一生的人,终有一天会在某个渡口离散,而她也因为那个离她而去的人,走出了民国那一场喧嚣空虚的戏,一袭素锦旗袍,走过让她伤痛的那段民国烟雨,她只是往前走,款款地离去,直到走出了这个浮躁的乱世,她把自己的后半生全都囚禁起来,只为来抚慰治愈这段她一生不愿回首却难以割舍的前尘往事。

  我本以为那段泛着青色的如泥塘般稠绿色的时光不堪回首,她定不会再提,可我错了。读过《小团圆》,我从淡淡的文字中感触到了爱玲的勇敢。她没有将那段往事变为一湾宁静的碧水不再触碰,而是用尽所有气力将那黏腻的稠绿淘涌涤荡得那么干净,用《小团圆》将一个盛九莉式的自己赤裸裸地呈现出来,用一丝轻描淡写勾勒人生百态,用一个旁观者的刻薄来批判自己,我不禁感叹,这种勇敢,在她身上,淋漓尽致。

  在《小团圆》末尾,她还是难忘那乱世之下的倾城赤地恋,她这样写:“之雍出现了,微笑着把她往木屋里拉……就在这时醒了。”一抹有意无意的无奈呼之欲出,可现实已是天涯两隔,在梦里,她还是忍不住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团圆,这可能就是她一辈子都改不了那份痴。

  张爱玲说:“大红大绿的配色,是一种悲壮,力大于美;葱绿配桃红,是一种参差的对照,有更深的回味,是一种苍凉。”《小团圆》中弥漫的葱绿配桃红,是这临水照花人一生的苍凉。当与《小团圆》的约定从日光中漫溢出来,我明白,她无需经历多少世事,这个时代的一切自会与她交涉。她不美丽,却能够以任何一种姿态倾城,当我用心去走近她、去读懂她的时候,我们的约定,也团圆了。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