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园地 > 春风三月,不如红烧排骨糖醋鱼
春风三月,不如红烧排骨糖醋鱼
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4级本科生 王婷      发布时间:2017-04-05      点击次数:    编辑:
打印   字号:TT

  元宵节第二天,我坐G88次列车,从西安北回到北京西,特18路公交车又把我送到魏公村。回到北京,回到民大,走进小东门,我像是重新回到了现实,在家的日子反倒像一场梦了。我知道,下次端上羊肉泡馍的碗恐怕又得等小半年。

  我带来了两包全盛斋的水晶饼,一包留给自己,一包给了邻居哥哥。他过年没能回家,邻居阿姨蒸的十碗小酥肉,一口都没吃上。临行前我去了莲湖路全盛斋的总店,打算用这包家乡的点心来补偿被我吃光的小酥肉。虽然哥哥说不想见到我,我还是跑去他单位,硬把袋子塞给他。哥哥吸溜着鼻涕走了,我也吸溜着鼻涕走了。他知道,下次端上小酥肉的碗恐怕又得等一年。

  每个假期,去赵记喝汤已经成了一种仪式性的活动。生汆丸子汤,粉丝、豆腐、丸子,就这几样东西,汤却调得鲜香。对于我,似乎不喝到这碗汤,就没有回过家乡。北京的月亮没有比较圆,北冰洋不是冰峰,烤鸭卷饼也不是肉夹馍。早起在一楼食堂刷了碗紫菜蛋花汤,这里不是赵记,这里没有生汆丸子汤。

  元宵节距现在已经很久了,我还记得那天桌子上的菜,爸爸最拿手的红烧排骨糖醋鱼,和我馋了半年的孜然炒肉。“爸,这么多硬菜你喂猪呢”,“你就是我养的小猪娃”。我猜想这么说应该不是因为我胖或者食量大。爸爸59年生人,生肖恰是猪。那好,我是你的小猪娃,永远都是。

  有次我请来自南方的朋友吃岐山面,他把碗里所有的肉都挑了出来。在我差点以为他信奉素食主义时,他说肉是酸的,可能坏了。我吓坏了,我钟爱的这家陕西面馆声誉可能毁于一旦。转念想,岐山臊子面就是酸的,酸得就像我现在的鼻子。

  三月有盛开的桃花,三月有十里的春风,三月有游子奔忙的身影,三月没有爸爸的红烧排骨糖醋鱼,三月也没有西安。三月的西安不再属于我了,永兴坊脆生生热乎乎的坨坨馍,回民街路边烟雾缭绕的红柳烤肉,丰登路上思路最野的魏家凉皮。行道树的彩条被摘下,城墙上的灯笼也撤走,世园会场何时再办阖家灯展,浐灞两河哪日再邀我和友人曲水流觞。

  后来,第一风味食堂终于开了门,我端着西北风味的大碗,把这臊子面连汤都一齐灌下。嗯,认真地告诉你们:是真的,吃饱了就不想家。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犹是春闺梦里“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