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园地 > 泸沽家访
泸沽家访
来源:法学院2015级本科生 董艺       发布时间:2017-06-05      点击次数:    编辑:潘妩媚
打印   字号:TT

  身在泸沽湖镇时,我最常做的事,就是抬头看着无云的蓝天之上,一轮看似温和的太阳。从此,已经进入四川,湖的三分之二处,便是四川与云南的界限。泸沽湖地区,就在这条界线上居守于云贵高原。高原之上,不全是彻骨的藏北高寒,有时会有南方的秀丽,泸沽湖就是这样的地方。我想,可能是因为水,凡有水的地方就有灵气,作家笔下的“灵气”是地理学家眼里的水循环系统,对于高原地区湖泊的意义更盛。高原普遍寒而干,一湖水经蒸发就能成为甘露,滋养高原上的人畜草木,所有活着的生物没有区别地共享水资源。于是,原本光秃秃的土地之上,生命在此源源不断,延续不知多少年。

  有时身处泸沽湖,清新的空气温柔待你,使你免于高原反应的痛苦时,你会怀疑自己是否在南方某个偏远小镇,过着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然而,一轮太阳,绵绵炙热和灼痛却在人未曾觉察时就伤了脸颊,并留下红色的可爱晕迹。我们走访的人家,男子女子,黄发垂髫,咸有这种可爱的红晕。浓浓口音却依然热情招呼,他们直接展露牙龈的笑容具有极强的感染力。于是,看到他们那一刻,虽不相熟,彼此却已发自内心地笑开,这在北上广大城市里永远也无法感触。

  这里的人们,大部分是纳西族摩梭人的一支,走婚习俗是最为外界知名于世的文化。少数民族的文化大多会明显陷于极盛到逐步衰弱的境地,而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却极具有生命力,延续两千多年从未断绝,直至今日还能对其更进一步的探索和发展。极具个性特点的少数民族文化就像是养分一样,被大树吸收,以另一种形态继续存在。曾经的泸沽湖,是被高山环绕的世外桃源,而现代世界的介入,也使泸沽湖地区少数民族文化受到冲击。民族文化是民族赖以生存的土壤,如何使它继续焕发,以最为合适的形态继续存在和发展,此类问题成为当下各界关注的焦点,而我们给自己的定义也是这样的守护者。

  自泸沽湖地区少数民族被发现以来,其文化就源源不断地吸引着世界各地人们对其进行了解和研究,摩梭走婚文化尤甚。一时间,对其炒作、猎奇、虚假研究等事件如同雪片一般降落,使得这个从不降雪的地方一夜之间冰封。而较为令人担忧的是,泸沽湖也因常年封闭,当地居民的文化素质整体偏低,被无形伤害而不自知,自知者只占少数且常苦于求助无门。幸而,随着开放,更多人视野不再狭于眼前一湖碧蓝清澈的水,自觉践行本民族文化保护的人成立各种协会,通过不断走访调查,获取众多珍贵一手资料,也通过书籍、报刊、歌曲、电影等媒介手段向世界发出正名呐喊。访问泸沽湖镇有识人士时,我能清晰感触到他们对于外界的误传和不负责任观点的愤怒,而这些愤怒源于他们对于自己民族的无限热爱和对于生长土地的无限尊重。出于此,即便他们的群体目前绝非大数,而面对超乎想象的困难时,也从不曾退却。

  “是父亲给我了这样的勇气。”我们访问的艾帝松珑曾这么说。她是一位摩梭语民族歌曲作家和演唱家。原本在遥远的北京,会有更多机会摆在眼前,而过去十年间在准备自己专辑的同时,她仍坚持亲自走入摩梭老人家中采访,听他们用摩梭语回顾自己的一生。坚守在一方火塘之上,是否会让梦想展开翅膀追逐艺术人生的女孩后悔与失望,很多人都会发出这样的质疑,其中甚至她的亲姐姐。可能正是因为扩宽了视野,回望来路之时,才越加发觉本民族文化的珍贵,如果要向前走,就应该牵起寄放深沉情感的人和故乡的手。

  艾帝松珑个性独立、性情洒脱,展现摩梭女孩一贯敢爱敢恨的特点。敢爱敢恨,由女子自己对相爱的人做出选择并受人承认,这是在以往旧中国还施行父母包办婚姻时,泸沽湖当地表现出的先进男女观念。我们采访了当地旅游资源有限公司董事,同时也是电影《戎肯》一片的导演,杨志超。他反复强调走婚其实是一种先进的婚姻形式,充分尊重双方,尤其是女方意见,男女双方的结合向来是经历恋爱后才最终走到一起,确定走婚以后,相互忠贞于彼此方面与结婚无异。外界因一篇文章或是一段当事人不能承担责任的观点便对文化有所误解,这是他们坚定反对的。

   “任何人都不应轻信当事人不负责的观点。”艾帝松珑气愤间补充道。同时,她还不时亲切而温和地叮咛做调查的同学。她认为,虽是学生团队,但仍然是在调研一个民族的文化,那么就应当秉持负责态度。因为我们的研究成果可能会被更多人看到,她其实怀着忐忑心情,但仍然选择支持调研。只因她相信大学生不会带极恶的目的,为了追求曝光而不惜中伤脆弱的民族文化;更不用说民大学生,我们本身就是少数民族,本就身处其中,而非局外。

  日头几乎是从东倾斜向西,我们一直呆在艾帝松珑家院子里,在平静但炙热的阳光下聊了许久。起初是因为晨向午时的过渡有些凉意,而后却是不愿挪动,没有一刻停下语言,调查间的几个小玩笑就是休息的方式。相谈甚欢,一见如故,往往朴素的情感才最能吸引人,这是深入调研地才能感受到的乐趣。

  离开之时,回望这一湖深蓝的湖水,映衬着同样湛蓝的天空。突然想起一个情景,这里传统住房都是矮矮的,最多不过三两层,新房子大多粗粗建起用作客栈,而时不时能看到歪斜的老木房藏在里头。路旁的人们大多都是老人、女子和小孩。建起客栈的当地人盲目追逐商机,住在老房的人藏起来不知世事,年轻人大多外出闯荡。

  泸沽湖确实美丽,但多看也不免乏味。好看的景色可能千篇一律,独特的文化却万里挑一。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