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园地 > 正文
此情何解 此情何憾 ——浅析《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
来源:管理学院2018级本科生 刘泓       发布时间:2019-06-12         编辑:刘兰
打印   字号:TT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

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

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在容若的词里,幸福与忧伤相得益彰的表现形式十分多见,而这首《采桑子》更是将这种形式运用得出神入化。几个词语的铺陈,看上去犹如一幅水墨丹青,清爽宜人,但细细品味,却又能品出其中意向堆砌出的情怀。

  “而今才道当时错。”细细想来,这一句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加雕琢,甚至还有些大白话的感觉。无非就是“现在才知道当时错了”,或者是“当时只道是寻常”,翻译过来:现在才知道那时我错了,心中凄凉迷乱,眼泪默默落下,满眼看到的都是春风,事物却非于从前。“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但是这又是语言的另一种美。“当时错”,现在才反应过来后悔了,是我当初不应该与你相识,还是当初我与你不该由相识而相近,还是当时我不应放你入宫?当时“错”的究竟是什么呢?恐怕纳兰自己也说不清。

  “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红泪典故来自魏文帝所爱的美人薛灵芸,她离别父母登车上路之时,用玉唾壶盛泪,壶呈红色。及至京师,壶中泪凝如血。后世因而称女子的眼泪为“红泪”。红泪,形容女子的伤心,容若用这个典故,我认为正是在想象他表妹的心境——她在偷偷地垂泪,她是在为我伤心。有情人无奈离别,女子踏入禁宫,从此红墙即银河,天上人间远相隔。“满眼春风百事非”,简淡清新,自然道来,直中间曲,质而能婉。这似乎是一个错位的修辞,要说“百事非”,顺理成章的搭配应该是“满眼秋风”而不是“满眼春风”,但春风满眼、美愁宛转,由生之美丽感受死之凄凉,在繁花似锦的喜景里独会百事皆非的悲怀,尤为痛楚。此刻的春风和多年前的春风没什么两样,但此刻的心绪却早已经步入了秋天,不过乐景哀情而已。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明知从此再也无法见面了,勉强说后会有期,回想无言分别,明明知道此生不会再相见,但还是强自挣扎,想象下一次的遇见。此时此刻只有欲哭无泪,欲诉无言可以形容了吧。人之生离,总是怀有希冀而无奈居多的。

  “落尽梨花月又西。”像这样别离,梨花落完了,月亮已经在天的西方。情语写到尽处,以景语来作结。风动梨花、淡烟软月中,翩翩归来的,是佳人的一点幽香,化作梨花落入手心。

  全词以懊恼之意写分离之苦,语少而意足,辞新而情悲,有跌宕摇曳之姿。清代文学研究专家严迪昌:“景随情迁(即移情说)乃古老话题。然强调人为移情主体,尤心相怡悦为重,则数纳兰填词时特具匠心,而略无雕琢、自然道来又当以此词为佳。”我悄然寻着他的身影,感其痴情,匆匆几笔散淡的勾勒,感情以最平淡的语言表达出来,却直指人心。

  正是:红楼灯熄,东篱菊凋。想侧帽来时,兰成憔悴;玉箫去后,奉倩神伤。情多转薄,得几分杜郎俊赏;酒醒心醉,谁道是竹山歌楼?欲挽罗衣,难结连理;空言解佩,何处闻琴?过蓝桥而浆非易乞,写红笺而约总难凭。饮水词工,心期独得于言外;草堂梦好,燕钗莫遗于凡间。泥犁何欢,携得秦七黄九;花间何憾,管他诗正词闲。

  此情何解?此情何憾。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新闻头条

更多
56个民族师生为祖国庆生

推荐校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