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争做乌兰牧骑文艺轻骑兵︱“我也想在家乡创办一支乌兰牧骑式文艺队伍”
来源:宣传部 刘佳         发布时间:2018-07-17         编辑:潘妩媚
打印   字号:TT

  新闻网讯 “我想知道,乌兰牧骑怎样组建起来的?因为,我也想在家乡创办一支乌兰牧骑式的文艺队伍!”只是一个提问,却引发东乌珠穆沁旗乌兰牧骑队员和音乐学院“争做乌兰牧骑文艺轻骑兵”主题实践活动师生的热烈掌声和频频点赞。与会人员纷纷为提问者解惑和支招。

  这幕场景,发生在7月16日的“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与东乌珠穆沁旗乌兰牧骑文化交流座谈会”上。这位提问者,是音乐学院2017级英才班刘子睿同学。他在东乌珠穆沁博物馆多媒体教室举办的这次座谈中,抛出了上述问题。

  刘子睿的想法,源于东乌旗乌兰牧骑“为老百姓服务,从不讲报酬”的一个个感人故事。“为给牧民减轻负担不浪费水,我们就把头发盘起来尽量不洗头,洗脸也用很少水,两三个月后都会生虱子但也无所谓;草原会很多蚊虫,脸都会被咬肿,但也克服困难参加演出;演出时,苍蝇虫子即使跑进嘴里,也要咽下去继续演唱;晚上是乌兰牧骑对于演出节目,白天就帮着牧民剪羊毛干活……”东乌旗文化馆馆长、乌兰牧骑老队员韩淑梅如数家珍般,将乌兰牧骑同吃同住同劳动的历史和场景还原给民大师生。“60年代下乡演出,17名队员即使面对2位牧民,也会认真完成演出。也正因此,牧民非常尊重我们。”

  乌兰牧骑老队员斯琴巴特尔说,以前经常坐着牛车马车勒勒车演出,后来条件改善有了拖拉机,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可以坐车演出。他强调,乌兰牧骑最重要的是民族音乐,只要马头琴、长调这些民乐,牧民就会特别欢迎,“他们也不一定懂,但是就爱听这些。”斯琴巴特尔说,乐见民大师生向草原学习和汲取营养,并寄望学生为东乌旗乌兰牧骑发展建设贡献力量。

  乌兰牧骑发展、艺术灵感来源、艺术创作过程、长调音乐现状等议题,成为座谈中民大学生较感兴趣的话题,并得到东乌旗乌兰牧骑相关管理人员和艺术工作者的积极回馈。音乐学院王溪老师提出双方合作共同促进东乌旗长调音乐发展的提议,引发与会人员共鸣。

  音乐学院党总支书记白艳秋介绍,首期内蒙古乌兰牧骑培训班开创了乌兰牧骑人才培养的先河,音乐学院师生赴内蒙古自治区开展艺术实践则开创了乌兰牧骑研究的先河。“争做乌兰牧骑文艺轻骑兵”主题实践活动,是音乐学院深入暑期三项举措之一。此外,音乐学院还将推进《乌兰牧骑是社会主义文艺新传统与新时代民族音乐繁荣发展关系研究》科研项目,组成东、中、西三个团赴内蒙古自治区72个旗县开展调研;组织乌兰牧骑作品研究团,赴鄂尔多斯地区3个旗县开展主题调研。

  东乌旗旗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萨如拉图雅表示,迫切希望加强与中央民族大学特别是音乐学院开展高层次人才培养方面工作,通过作品合作创作、人才联合培养、传统文化挖掘等方面合作,强化宣传、演出、服务工作,积极助力当地乌兰牧骑事业发展。

  萨如拉图雅,东乌旗文化局副局长赵焰峰、敖日布桑,韩淑梅,东乌旗乌兰牧骑副队长苏力德、塔拉,乌兰牧骑老队员斯琴巴特尔、查干呼、娜仁图雅和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党总支副书记徐晓娟及“争做乌兰牧骑文艺轻骑兵”主题实践活动全体师生等参加座谈。

  座谈会后,民大师生还在长调艺术研修院观摩了东乌旗长调协会老、中、轻、幼四代演员的表演展示。年仅6岁的长调小演员哈拉木吉引发师生热切关注。

  其间,音乐学院2017级民乐系本科生史佳霖还从舞蹈角度与东乌旗乌兰牧骑副队长塔拉探讨了实践活动中第二个曲目《草原抒怀》中由挤奶舞改编的段落。塔拉耐心讲授了挤奶舞中挤奶、撸袖子、擦汗动作的要点。史佳霖表示,自己从舞蹈动作律动中对音乐有了新认识,收获颇丰、不虚此行。

  当日,音乐学院“争做乌兰牧骑文艺轻骑兵”主题实践活动师生一行还参观了东乌珠穆沁博物馆等地,了解了东乌旗的发展历程、民俗文物和长调音乐发展等方面情况。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新闻头条

更多
56个民族师生为祖国庆生

推荐校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