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藏学研究院黄冰聪
来源:藏学研究院 黄冰聪         发布时间:2017-06-19         编辑:潘妩媚
打印   字号:TT

  大家好,我是来自藏学研究院15级藏语零起点班的黄冰聪。今天啊,我想给大家讲述一下发生在我周围的民族团结故事。我国56个民族,我是汉族,但看到我今天穿着的民族服装,大家应该能猜到我跟哪个民族有着不解之缘了把,就是我们的藏族。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是一个藏三代。什么叫藏三代呢?我没有藏族血统,但从我爷爷、外爷那一辈已经开始就在青藏高原上工作了。对于他们当年的事迹,我了解的不多,但还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爷爷当年是奔波于青海、西藏和内地之间的运输员。差不多是上世纪70年代左右,当时青藏高原还没有通火车,从内地运往西藏的物资要从青海格尔木转运,而格尔木作为西藏的大后方和中转站,当时为了保证物资供应,由此衍生了一系列的单位,包括运输队、工程队等。在其中工作的都是西藏的人员,但在格尔木上班。爷爷当年所在的是所属办事处的汽车一队,负责把内地的物资拉进西藏,再把西藏的物资拉出去。为了保证西藏的建设,修路、运输,当年还有很多这样的西藏单位。

  而我的外爷也是在西藏度过了大半辈子。外爷16岁当兵,先是在西藏察隅边界县当了3年,又在拉萨当了3年的警卫员,为北京去的医疗队和军区的首长们都当过警卫员,也在中印边界工作过。退伍以后成为了西藏地质五队的一员,在海拔平均在4500米以上的西藏藏北一直工作到退休。从1975年到2012年,将近38年。从青春热血的年纪到知命之年,爷爷和外爷把大半辈子的美好时光留在了青藏高原。

  因为爷爷一直在青海工作,所以我爸爸带着西藏户口在青海长大。大学毕业后我爸爸回到了到西藏工作,曾经在拉萨当了八年的老师。我妈妈出生在甘肃敦煌,大学毕业后也回到拉萨也成为了一名教师,现在在西藏大学教书。带着和藏区、和藏族深深的渊源,1998年,我和妹妹出生在青海格尔木,和当年我爸出生的医院是同一个,他出生于前面的旧楼,我出生于后面的新楼。出生后,妈妈的藏族同事给我们取了藏文名字,意思是雪莲花。因为小时候和外爷外婆一起住在四川,我就这样成了一朵开在四川盆地里的雪莲花。

  不知道是不是祖辈血缘里带给我的对藏族和藏文化的亲切感,从小我便对藏族文化很感兴趣。小时候我有一件印象很深刻的事。每年暑假我都会回拉萨,有一年我在院子里玩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藏族小姑娘。我还依稀记得那个小姑娘的样子,短头发,穿着藏装,眼睛在黑夜里发亮。院子里当时只有我俩,于是就一起玩。玩累了休息的时候,我说你教我一句藏语吧,她便问我想学什么。我想了半天,说我想学一句“你干什么”。虽然现在已经不记得为什么要学这句,但记得的是我当时学了很久,小姑娘一直很耐心的纠正我的发音。这句话我一直兴高采烈的、很骄傲的记到了上大学之前,碰到新朋友都跟人家说:“我会说一句藏语哦。”至于为什么是上大学前呢,因为后来我来到了藏学院,在遇到了藏语言文学班的室友后,我也是这么跟他们说,然而来自三大藏区的五个姑娘面面相觑,没人听得懂我说的什么。虽然有点小难过,但在学习了藏语后,我终于学会了“你干什么”怎么说了。

  有些人,从生下来开始,就能听到灵魂的召唤,他们跋山涉水,趟过命运的深广河流,终于能登上彼岸。在没上大学前,我曾以为我和藏族的缘分可能就这么深了。但命运慷慨,恩赐给我更多。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我考到了中央民族大学,来到了藏学院,开始学习更丰富、更专业的藏学知识。这些点点滴滴就像一根线,把我和藏族同胞们拉的更近。父辈们和青藏高原的缘分,在我身上得到了另一种体现,也将在我这里继续流传。昨天,今天,明天,在每一天与藏文化相伴的日子里,我想,我终于找到了属于我的彼岸。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新闻头条

更多
56个民族师生为祖国庆生

推荐校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