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藏学研究院何佩佩:时光荏苒,友谊如故
来源:藏学研究院 何佩佩         发布时间:2017-06-19         编辑:潘妩媚
打印   字号:TT

  自古以来,我国就是一个多民族的泱泱大国。如果我们五十六个民族挥一挥衣袖,就能挥开空中阴霾的乌云,如果我们五十六个民族挥一把汗水,就能汇成滚滚江流。2015年我来到了中央民族大学,在这里我见识了各式各样的民族并与他们和睦融洽地生活在一起。然而在2015年前我对民族这一概念接触的少之又少。

  我出生在中国西南地区的四川成都,从小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我的父母以及有血缘关系的亲戚都是汉族。成都的少数民族并不多,基本都是藏族,大多聚集在武侯祠附近。和生活在西宁啊,云南等地方的同学比起来,成都的少数民族就更少了。在我的记忆力,我从小学到高中唯一遇见的一个少数民族的同学就是一位叫德西美朵的藏族同学,更别说有什么回族啊维吾尔族的穆斯林同学了。坦言之,在来到民大之前我连穆斯林和清真的关系都搞不清楚。然而就是在这么一个缺乏与他民族交流的人生中,有一个藏族家庭从我出身一直伴随我到现在。

  这个家庭的核心人物叫洛桑,他是我爸爸的同事。我爸爸在八四年参加工作,在中国烟草公司遇见了这位藏族同事。于是乎他们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八四年一起共事到了现在,算一算也有将近三十二年了。除开同事这一关系,我爸爸和洛桑叔叔也是平日生活中的至交。听妈妈讲,我爸爸和洛桑叔叔在年轻时几乎形影不离,一起出差,走遍了中国各个城市。九几年的时候他还邀请我爸妈去西藏打猎,虽然我妈妈一到拉萨就高原反应走哪儿都带着氧气袋,但是那次旅行也是我爸妈第一次去了这个位于世界屋脊的城市。然而他们的友谊并没有止步于单单他们两人之间,我和洛桑云丹的出生延续了属于我爸爸和洛桑叔叔的藏汉友谊。云丹小我一岁,4岁前他生活在拉萨,我们未曾谋面。在他四岁以后洛桑叔叔带着他来到成都,在我们家楼下买了一套房子,从此我们就过上了楼上楼下的邻居生活。洛桑叔叔有一个大家庭,他,云丹,他的妻子次珍,他的妈妈,次珍阿姨的姐姐一家都会在每年的冬天来成都过一个天气温暖的年,我们也会在成都最闷热的夏季去他们拉萨的家里避暑,虽然我妈妈总是有高原反应,不过多去了两次稍有好转。而云丹从他四岁就一直生活在了成都,他借住在了洛桑叔叔和我爸爸共同的一个好友家里,这一住也是十多年。爸爸好友家有一个儿子,再加好友家的以为侄儿,三个男生总是腻歪在一起。衣服从来都是买三件,吃的喝的总是买三份,走哪里都是三个人。再加上我,一共四个人,可以算是从小玩儿到大的青梅竹马,虽然有时候和三个大男生一起玩蛮别扭的。每年我们都会在节假日三家人一起邀约出去玩,年复一年,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每年我们都是爸爸妈妈和儿子女儿一同出行,唯一一次我爸爸缺席的一年是2012年,在2012年我爸爸前往了西藏昌都左贡县扎玉镇参与驻藏行动并在那里呆了快一年左右。高海拔高寒以及没有自来水没有电没有信号的条件下,爸爸以及其余驻藏干部同当地人一起修建河堤平整村里的道路。为他们引进蔬菜并教授当地村民使用电器。听爸爸讲,在他快离开扎玉镇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两个村的村民因为挖虫草而打架的事。当地的村民本来有一条约定俗成的规定,每个村的人每天轮流可以上山挖虫草。但是当天上山的人有两个村的村民,于是两个村的人在山上大打出手。由于山体陡峭道路崎岖,没有汽车可以通过的山路,爸爸和其余驻藏干部只好徒步上山。在经历了四个半小时的长途跋涉以后终于到达事发现场解决纠纷。爸爸这一年里没有一次回过家,我也一年没有见到爸爸。每次只有当他做半天的车到左贡县时我才能和他通上一次电话。由于前往扎玉镇的山路十分艰险,常有车祸发生,我和妈妈也无法去那里探望他。当爸爸回到家时,看着被晒得黝黑的他一脸激动地给我和妈妈讲他这一年的经历,我相信这一年也许是我爸爸感到最有意义的一年。与当地人同吃同住,听他们说着地道的藏语,看他们跳着地道的藏舞。一起挑水,一起耕作。一同沐浴高原的太阳,一起呼吸雪域的空气。2013年爸爸回来以后我们又聚到了一起,由于我们四个孩子一个个面临高考,所以这几年也没有出远门,但是每年都会聚在一起吃饭聊天,每年冬天也会在我们家一起跨年。如今云丹考到了北京理工大学,我在中央民族大学,我们又在同一个城市。前不久他还来我们学校观看了松赞杯,我还请他在地下风味食堂吃了麻辣香锅。

  从洛桑叔叔与我爸爸的友谊,从我们四个小孩的诞生,经过岁月的流逝,这份友谊渐渐扩大到了三个家庭。以后我们也会我们自己的子女,这份友谊也会扩大到更多新组建的家庭之中。我想这也是我爸爸和洛桑叔叔所期望的。我们之间的藏汉友谊始于一九八四年,但它将永远不会结束。我们三家人将永远在一起,以后我们的孩子们也会一起长大。今年我将与我们藏语零起点班的同学一同前往甘孜塔公寺支教。虽然只是短短一个月,没有爸爸驻藏一年那么久,但我也算小小的跟上了爸爸的步伐吧。就像我们三家人的友谊一样,从我进入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院的这一刻就注定了我与藏族的友谊不管经历多少年,它都会紧紧相伴着我。我的藏族室友们,同学们,老师们都将成为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时光荏苒,这份属于我们三家人的藏汉友谊已经历了三十多年,可这份感情依旧如故。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68933481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新闻头条

更多
56个民族师生为祖国庆生

推荐校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