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大人物 > 正文
南沙考古第一人——王恒杰
来源:校庆专题网 沈姗姗         发布时间:2015-06-08         编辑:赵志阳
打印   字号:TT

王恒杰(1932—1996)著名考古学、历史学专家。为我国的民族教育和边疆民族考古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与特殊重大的贡献。在祖国东北大地、西南边疆、大凉山、云南藏区、世界屋脊、浩翰的南海诸岛进行的踏勘调查,不仅在考古学界有重要影响,对论证和维护国家的边疆、海疆主权也极具重大意义。两次徒步入西藏,七卜西沙,两度到南沙。首次在西藏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与遗物,并证实与甘肃齐家文化属同一系统,在南海的考古调查以不可辩驳的实证,揭示了南海自古以来即为中国的领域。教书育人亲切有方,深受学生爱戴,重视科学实践,成就斐然。多次获得北京市教育局、教育委员会、总工会、中共北京市委市政府、国家民委、国家教委、国务院等颁发的优秀证书和表彰,并被称为南沙考古第一人,被海军授予"南沙卫士"的光荣称号。

王教授发表了近百篇论文和《春秋后语辑考》、《迪庆藏族社会史》、《傈僳族》、《民族考古学基础》等专著,受到学界高度评价。王教授的业绩)广泛见于《光明日报》、《人民日报》、《北京日报》、《中国青年报》、《工人时报》、《新华文摘》等报刊和申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中央与北京广播电视台以及海南、广州、南方各地方媒体的报道。香港、台湾、新加坡等东南亚各媒体及美国、日本、欧洲等记者亦十分关注,采访报道。在1994年和1995年应邀赴台参加南海学术研讨会期间,受到香港、台湾及海外华人学者的热切赞誉。

他是一个独臂老人,童年时被日军的一颗哑弹夺去了左臂;他是一个人卓有建树的、情系祖国蓝色海疆的考古学家,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人,在花甲之年利用生命的最后5年七下西沙、两下南沙自费考古,把南海诸岛与祖国大陆的最早关联时间上推早了1000多年;

他是一个至死都要将自己的身躯和灵魂安葬在祖国南沙蓝色上国土上的人,1996年,中国海军破例第一次为这样一位不是军人的“军人”举行了隆重的海葬。

他就是被称为南沙考古第一人,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历史学专家,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教授王恒杰。

首次赴南沙

1992年,王恒杰满60岁,按常理来说,这个年龄正是应该在家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而这个花甲之年的老人却写好了两份遗书,一份给他所在的单位中央民族学院 (今称中央民族大学),是关于科研项目的设立和自己文稿的处理;另一份给他的妻子,是关于他的返程机票和欠账的清单,然后他去了海南的琼海具,悄悄地登上了一艘标号为"琼海00351的渔船,向烟波浩渺的南沙驶去。了解王恒杰的人一定不难理解他的这种举动。

王恒杰上个世纪30年代出生在哈尔滨。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天他同往日一样拿上小篮子出了家门,在一个煤渣堆中,他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铁家伙,实际上这是日军落下的一颗哑弹。他出于好奇,禁不住伸出手去摆弄它,不料却碰到了哑弹的引信,他只觉得一阵疼痛,从此,就永远失去了左臂。或许从那时起,国土意识和抗争精神就在他的心底潜滋暗长。

新中国成立后上大学时,他选择了艰苦异常的边疆考古专业。毕业后的几十年中,他孤身考古,独臂走天下,把足迹留在了世界屋脊、云南藏族地区、中缅边界。他根据自己的研究和诸多诲外侨胞的社会调查,先后发表了数十篇考古学方面的论文和数部少数民族史方面的专著。

在长期的边疆考古中,王恒杰逐渐形成了"环南海文化圈"的理论,这一理论对研究中国的领土、疆域与中西交通史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而属于这个圈内的82万平方公里的南沙考古却一直是个空白。从60年代开始,南沙发现了石油天然气,这使得本来毫无争议是我主权的南海风云骤起,到了20世纪90年代更是风云变幻,南沙群岛仿佛成了个大杂院儿。己有5个国家对南沙海域各执一端,有的还向全世界公布了石油勘探招标区域,几乎占遍了整个南中国海。中国渔民在南沙捕鱼作业,也屡遭抢夺,中国政府的资源调查也屡受骚扰。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有着一颗忧国忧民之心的王恒杰不顾花甲之年,拖着病残的身子决定只身赴南沙考察。

冒死登上太平岛

南海约300余万平方公里,南沙占82万平方公里,南沙考察谈何容易。一条79吨机动船在海上航行,就像一叶小小的扁舟,在风浪中颠簸。王恒杰两下南沙搭乘的就是这样一条渔船。航海的辛苦不是一般人能经受得了的,颠簸、呕吐、食物、淡水,样样都是问题。第一次下南沙,小船整整航行了7天7夜才到了南沙的门户永登暗沙。在渔民的帮助下,他在这里找到了一件礁沙斑斑的碎陶罐。他认出这是唐代的盛水器,广东的唐墓已有类似的出土。南沙首行,旗开得胜。

渔船又颠簸了一天,在人们的视线里,出现了南沙的最大岛屿--太平岛。太平岛上的守军是台湾岛上的国民党军队,1949年以来,内陆还从未有人上去过。望着越来越近的绿色葱笼的太平岛,王恒杰下了决心:一定要登上去。"嗒嗒嗒,嗒嗒嗒",岛上的守军在开枪示警,他们早就注意到了这艘向岛上逼近的渔船,无奈,渔船只得掉头退到警区之外。怎么办?是迸?是退?进,则有生命危险;退,对于王恒杰的考古行动可能留下终生遗憾。焦虑、犹豫便船上所有人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面对此情此景,王恒杰对大家说:“大家不要为难,我来这里之前,己做好后事安排,万一有个好歹,同大家无关。太平岛考古是我此行的主要目标,我自己游也要游上太平岛。”渔民们被王恒杰的勇敢和倔强深深地感动了,一个叫陈泽波的小伙子主动提出,用小舢板送王教授上岛。

第二天,晴空碧日,王恒杰挺立在小机动舢板的船头,一手举着红十字旗,海风吹动着他手中的红旗和另一只空空的袖管,俨然是一面标志着胜利的旗帜,他身后的小陈面无惧色地驾驶着小船,这一老一小就这样向太平岛驶去。在小船的前面是两条通道:一条是通向码头,而另一条是有明显标志的雷区。站在船头的王恒杰,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两条通道,片刻,他声音沉稳地对小陈说道:"咱们往雷区开。"小陈乍一听楞住了,但这聪明的小伙子马上就意识到了王恒杰的用意,他是想用这冒着生命危险的办法来打消岛上守军的疑虑。终于,一艘全副武装的军舰向小舢板开来……

太平岛上,王恒杰实实在在地体验到了什么是血浓于水的情感。离岛时,岛上的国民党官兵们争先恐后地送饼干、送饮料、送香烟,船都己经开动了,一个刚下岗的士兵一面跑着、追着,一面从兜里掏出个打火机扔到船上碱着:“留—个一纪一念!”怕于岛上官兵的合作,王恒杰收获颇丰,他获得了两片秦汉时期的硬陶,陶呈灰色,面为压印布纹,上有米字戳印,类似陶器,海南、广东都有出土。还获得了属于明清广东民窑产品的瓷碗等文物。在后来的五下西沙、两下南沙中,王恒杰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发现了西沙、南沙同祖国大陆一脉相连的大量物证。由于王恒杰的考古发现,表明了我国先民远自先秦就在南海广阔的海域活动。证明了《左传》上的记述楚国“奄有南海”并非虚辞,为我国拥有对南海诸岛的主动权提供了更加无可争辩的事实。              

王恒杰独臂走南海,像个侠肝义胆的独臂侠,为保护祖国的领海而奔走呼号。在港台,对于他的考古成就,也频频见诸报端。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闻讯后,对这个不顾生死的独臂老考古学家极有兴趣,亲自登门采访。

他们问王恒杰道:"你考查南海,政府给了你多少钱?"

他笑了,他知道美国记者话中有话。"你拿了政府的钱,当然要替中国说话。"显然是对他南海考古研究的科学性、客观性提出质疑。

"我在海南注册的南海区域文化经济研究所,是一个民间研究所,没有政府方面的一分经费,所用的经费都是民间募集的。"

美国记者又问道:“南沙群岛离你们那么远,怎么能说是你们的呢?”

王恒杰教授告诉美国记者:"希腊在爱琴海拥有大量岛屿。这些岛屿距离希腊本土约200一400公里,而距离土耳其仅有十几至几十公里。英国的海峡群岛,距离英国本土约200公里,距离法国海岸线不足50公里;马尔维纳斯群岛则与英国隔了一个大西洋。还有密克隆岛和圣皮埃尔岛,对于加拿大来说,近在咫尺,却隔着大西洋遥属法国。仅仅凭远近来确认归属,既违悖历史,也不尊重国际法所规范的现实。"

"王教授,您到底想说明什么呢?" 美国记者问。

“南沙群岛属于中国。”王恒杰大声说:"我要把真相告诉全世界。"

南沙是中国的,王恒杰穷尽了一生的精力来向世人证明这一点。

勤奋、创新、严谨

虽然是独臂,但是王恒杰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残疾人,他总是严格要求自己,尤其是在治学研究上。早在学生时代,他就注重实地考察,掌握第一手的材料,经常深入周边郊区进行考古踏勘与调查,并发表了首篇考古论文《长春市郊新石器时代遗址》。

来我校任教后,他曾多次不畏艰险,到边疆地区考察。1975年,他首次在西藏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并认定和甘青地区的齐家文化属于同一系统。这一发现及研究理论,己被以后考古界的一系列发现论证和接受。1982年和1984年,他又两次从云南沿怒江走进西藏考察。

1990·年,他在中缅边界首次发现汉代遗址,对中国西汉文化的南部边缘提出强有力的证据,受到云南有关部门的肯定。

每次考察,他都收集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有关海南、西藏的考察资料,就整整塞满了两个大书橱。他写的《傈僳族》一书所用的资料,都是自己跑遍所有傈僳族居住地区收集的第一手资料,他说,著书立说要有第一手材料,要有新见解,不能"炒剩饭"。

不仅对待著书立说有这样严谨、认真的态度,对待给学生上课也是如此。他常说,少数民族学生能来北京上大学不容易,也许祖祖辈辈献出这么一个大学生,如果我们不把最大的力量拿出来教好他们,而是随便把他们糊弄回去了,要耽误学生一辈干,就对不起他们了。

王恒杰在我院历史系主讲《中国古代史》、《考古通论》、《地下出土文献》等课,虽然己经讲了十几年、几十年,但是王恒杰每次备课还是十分仔细、认真、一丝不苟。《中国史》《考古学》他每年都要讲,但每次讲都要在上次的基础上注入新的内容。从引用的材料、列举的事例都力求是最近、最新的,不会是几年"一贯制",所以,他讲课绝不是简单的重复。

除此之外,他每次接受一个新教学班授课任务之前,他都要向系领导或班主任详细了解这个班学生的情况,诸如民族成分、学生年龄结构等。如果是给干训部学生上课,他还要了解学生来源情况、经历、文化程度等。他说以这些情况为依据,可以分析学生对课程的接受能力,调整自己的讲授方法,因班制宜,因学生情况制宜。这样的讲课方法不会不受学生欢迎。

虽然每年都要调整讲稿,但他上课却从来不看讲稿,他认为边看讲稿边讲,课就不会讲的生动。所以,他总是把内容记在心里,在上课的头一天晚上,把第二天上课讲的内容再在心里默默地过一遍,第二天早上必定6点起床,然后自己找个安静的地万,把当天讲课内容再从头至尾理一遍。这一次,连这节课怎么开头、怎么结尾、开场白等等细节,都要根据学生情况精心设计,再加上课堂上充分发挥他的语言表达才能,课就讲的有声有色了。

在他的课上,你还会发现他总是背着一个大兜子进来,里面都是为上课准各的实物教材·……资料、图标、标本等,这些东西都是他根据教学内容需要选择的实物标本,多数也是他考察时自己收集和积累的。

王恒杰一直都以自己的恩师省吾先生为楷模,他说:"老师在去世的前一天,还在病房里给四个博士生上课,是他教育了我,当教师的,要把教学放在第一位,他的教导,我至今不忘。"

深入浅出  不拘一格

曾有学生在给王恒杰寄来的贺年卡上这样写道:"学识渊博、深入浅出、幽默风趣、不拘一格,是我们喜爱通史和难忘老师的原因。"短短的一句话,体现了学生对老师的感激之情。许多王恒杰教过的学生都认为,是王老师教会了他们怎么做人,而这也是王恒杰教师生涯的不懈追求。

王恒杰一直认为教书不教人,也要耽误学生一辈子。他在讲 《中国史》《考古学》时,开篇第一课都要讲爱国主义。平时在课堂上,也列举生动的事例,向学生灌输爱国主义思想。他讲历史人物,绝不是单纯地就古人讲古人,而是启发学生学习历史人物的好思想品质。他讲屈原时,就用汉人为屈原而发的诗句激励同学们"小知自私兮,贱彼贵我。通人大观兮,物无不可。"潜移默化地感染学生,教育学生做人要有自己的信念,要时常想着人民,想着为人民做点什么。

对于王恒杰的讲课方式,学生们自然是记忆犹新。那个时候,为了使学生学好这门课,王恒杰想了好多的办法。对于背记历史事件、年代等,许多同学都感到费脑筋,王老师就总结自己背记的经验,编成顺口溜,这样既提高学生背记的兴趣,又易记不易忘。

每当讲到要求学生们背记的历史年代,他必定在黑板上列出表格,提示给同学们,哪些是关卡年代,必须记牢,哪些是可根据关卡年代推算出来的"小年代"不必去背。他在黑板上列表时,从来不用看着讲稿,而都是滔滔不绝地背出来,写在黑板上,同学们一看,老师那么大年纪,都能背下来,我们还有什么不可以呢?他这种方法,也给同学们复习提供了方便,考试时,在这些问题上基本不出差错。

他的学生就曾这样评价他的课:"一到了王老师的课堂上,你就会被他的讲授牢牢地吸引住,简直不能走神,不知不觉一堂课时间就完了,觉得还没听够,简直是一种享受。"

永远的"南沙卫士"

1995年5月,王恒杰第二次赴南沙考察。回京后不久,既被确诊为肺癌晚期。面对死神,他毅然放弃住院治疗,加紧整埋研究南沙文物考古资料,对文物进行修复、分类、撰写论文和调查报吉。他的论文公开发衰后,极大地推进了我国对南沙考古研究的进程。

1995年8月30日,一直关注跟踪采访王恒杰教授的新华社解放军分社记者查春明在其家中采访王恒杰时,己卧床不起,说话吃力的王恒杰教授动情地对查记者说 "我是用生命采收集文物,证明南沙自古属中华。"

王恒杰七赴西沙,两赴南沙考察和身患绝症仍奋斗不息的消息,通过媒体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海军南沙守各部队党委授子王恒杰"南沙卫士"荣誉称号,政委张万华专程来京看望王恒杰。病塌上的王恒杰感动得泣不成声,他说"南沙就是我的归宿,我死了,骨灰也要撒在南沙,作一名真正的 '南沙卫士"。此情此景,令当时在场跟踪采访的查春明记者终生难忘。

王恒杰在他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一刻也没有停止对南海的考古研究。1996年5月,他又抱病去海南工作了近一个月,6月2日回京后,即感胸闷气短,6月3日即送医院抢救;7月1日12时35分,王恒杰教授带着遗憾和对南沙的牵挂走了。

人们都说,王恒杰教授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复兴而累死的。王恒杰生前末能完成的南沙考古研究等工作,他的天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张雪惠接着完成。按照王恒杰生前的愿望,在有关部门的积极协助下,他的骨灰也分别撒在了南沙的岛礁和大海,实现了他生前的遗愿魂归南沙,成为一名真正的南沙卫士。

"云山苍苍,江水洪洪。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哲人虽去,风范永存!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mucxcb@muc.edu.cn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新闻头条

更多
战“疫”视频:民大人为武汉加油

推荐校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