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大人物 > 正文
著名古典文学专家——裴斐教授
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校庆专题         发布时间:2015-06-08         编辑:赵志阳
打印   字号:TT

裴斐(1933—1997),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教授,原名裴家麟,1933年生于四川省成都市。中学时代就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新中国成立后,加入了当时的中国文学工作者协会(中国作家协会前身)。1950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54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留校任教,并开始发表古典文学论文,其关于李白研究的论文,影响很大。1958年被定为右派,被迫离开学校,此后二十年中从事体力劳动,直到1979年才重返讲坛,调入中央民族大学从事古典文学教学与研究工作。他先后讲授了10余门本科生、研究生课程,发表了上百篇论文,公开出版了《李白十论》、《诗缘情论》等学术著作,还主编了《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语言文学》,字数达数百万。先后任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教授、校学术委员会常委,并任中国李白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杜甫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理事、四川江油李白研究会名誉会长、《文学遗产》编委等职。1997年1月9日在北京逝世。

 

裴斐的一生分为三个不同的时期,有着三种不同的旋律,但有一个音符贯穿始终,那就是:坚韧与执着。

裴斐15岁便与人创办公开发行的文学月刊《青年文艺》,并担任主编,17岁考入华西大学中文系,不到18岁已经是中国文学者协会成员(中国作家协会前身),有“蜀中才子”之称。18岁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毕业时以优异成绩留校任王瑶教授助教。22岁时裴斐便在《光明日报》“文学遗产”副刊上连续发表多篇文章,成为建国后最早研究李白的学者之一。

1958年,裴斐因筹办同仁学刊《当代英雄》被错划为右派,从此开始了他20年的泥瓦工生活。1979年,经著名语言学家马学良先生举荐,裴斐重返教学岗位,进入中央民族大学。裴斐笔耕不辍,很快多篇文章便见诸报端,将李白、杜甫研究更加引向更深的层次,在古典文学,特别是唐代文学研究领域引起了极大反响。曾担任中国李白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杜甫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理事等。

李杜知音  推陈出新

裴斐说,学术研究必须“攻坚”。关于“盛唐气象”的争论是裴斐在古典文学研究领域掀起的第一次浪潮。裴斐很早就对李白有着浓厚的兴趣,刚进北大时他便写出了关于李白的剧本,大学毕业一两年后,于《光明日报》上发起的关于李白诗歌是否反映“盛唐气象”的学术讨论。关于“新乐府运动”的争论是裴斐在古典文学研究领域掀起的第二次大的浪潮,再一次向学界展示了裴斐的学术品格。在关于元白的讨论中由裴斐率先提出的“并不存在一个有领导、有纲领的‘新乐府运动’”的观点,至今已被广泛接受,《中国文学史》(面向二十一世纪教材)也采用了这一说法。另外,裴斐一直坚持“李白生于蜀”,他“言而有征,无征不信”,通过研究各种资料证实指出“碎叶说”的疏漏,认为“李白生于蜀”较之其它说法更有充足的证据,最终得到了学术界的普遍认同。1993年,裴斐在《光明日报》上发表《李白的传奇与史实》一文,对李白生平研究中“误将传奇当史实”的五种观点加以评说,重点澄清了“碎叶说”,在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裴斐卧病在床时,《中国大百科全书》约请他撰写“李白词条”。

裴斐的杜甫研究同样是新见迭出,极富创新与批判精神。裴斐在《杜诗八期论》中将杜甫的生活细分为八期,指出杜诗思想与艺术上的成熟以至登峰造极,取决于诗人对现实人生始终不渝的执着与超越。裴斐后来也反复强调杜甫性格的这一典型性和重要性,集中反映这一观点的《贫病老丑话杜甫》在现在的杜甫研究中还经常被相关学者提及。

裴斐的创新是建立在严谨求实、实事求是的基础上的,近百万字的《李白资料汇编·金元明清之部》是最好的证明。此书收录资料以人计工916家,以书计共865种,历时五年才完成。裴斐的《李白选集》也表现了这种审慎的态度。裴斐学术成果颇丰,但绝大多数著述和研究都是在重返教学岗位后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内完成的。

民大功臣  教研双赢

由于研究废寝忘食,学者“重研轻教”是常有的事,但裴斐的课堂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二三百人的教室常常挤满了人。裴斐重返教学岗位后讲授古代汉语,马学良先生听了一次课后就激赏道:“古代汉语就应该是这么个讲法,凭这样的水平就可以当教授!”裴斐之所以受到学生热烈欢迎,关键还是在于处理好了教学和科研的关系,把教学扎根在科研的坚实基础上,以教学带动科研,以科研促进教学。他的《文学原理》便是教研结合的显著成果。吴组缃先生在给裴斐的信中说,此书“满纸都是有您的血肉的真知灼见,所持论点往往入木三分,一语破的;说得那么斩截、明确、稳靠而又有分寸。而且针对性很强,与一般高头讲章形成鲜明对照”。

在古典文学研究领域,很多人是因为裴斐而知道中央民族大学的。中央民族大学成立于解放初期,主要是为了培养少数民族方面的人才。裴斐以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的身份出现在各种关于李白、杜甫的研讨会上,让中央民族大学在文学研究界为人所熟悉。裴斐也为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专业硕士点、博士点(当时未能申请下来)的建立费尽心血。民大在80年代初就建立了中国古代文学硕士点,其中裴斐的努力和影响是不可或缺的。

三分傲骨  三分逸情

裴斐未毕业之时便与大他三岁的华西大学校友李蜀熙女士举行了婚礼,那时裴斐还不到二十岁。裴斐月工资才46元,便把母亲和妹妹、弟弟接到北京,一个人挑起了照顾母亲和整个家庭的担子。“我们兄弟之间没有客套,只有默契——需要时可以托付一切”,他说。他重孝道,也这样要求儿子;他爱学生,逝世前八个月,他从肿瘤医院回到学校参加研究生的论文答辩会,自始自终坚持近三个小时;他和徒弟打成一片,做泥瓦工时带领他们横渡八一湖。

裴斐爱好演戏,喜欢文学创作,当年进京考取的就是北京电影学院,北大只是顺带一试。后来遵从父亲意思进入北大,在北大任话剧队队长时还创作过关于李白的电影剧本。吴组缃先生非常欣赏裴斐的创作才能,曾对他说:“我觉得您不写小说是我民族我时代的一大损失。”裴斐说:“不管怎么艰难,我都没有灰心丧气过,我相信李白的话‘天生我材必有用’。”1958年,裴斐正是大展宏图之际却被错划为右派,二十年的苦难生活,只能靠出卖自己的劳力来养活一家老小。     裴斐却并不抱怨这20年,他曾说“那也是有得有失,得大于失”。在《勤奋与自尊》中,他还将自己的经历和穷困时的杜甫相比,难掩其傲气。

裴斐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他是带着遗憾走的,因为他还有三本书要写:一是《论语讲评》,只完成七篇;二是《杜诗分期研究》,虽讲授三遍,还没最后定稿;三是《圬人传》,主要记述的是自己二十年的泥瓦工生活和接触过的师友。

裴斐一生几经挫折,但他却用自己的执著找到了人生方向,并朝这个方向走到其生命的尽头,裴斐一生的品格与贡献早定格于后人心中,现任中国李白研究会会长薛天纬先生所拟挽联是对裴斐风范的最好概括,谨以此结束此文:

得太白三分傲骨三分逸情三分才气

留世间一品风标一品人望一品文章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mucxcb@muc.edu.cn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民大校报民大广播台
分享到:

新闻头条

更多
战“疫”视频:民大人为武汉加油

推荐校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