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大史苑 > 正文
追思柯尔克孜语专业的奠基人阿布德卡德尔老师
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周报       发布时间:2021-03-30         编辑:费娜 罗碧
打印   字号:TT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很自然地会回忆一些往事,追忆那些为国家为民族工作做出贡献的人们。我想介绍一下我校柯尔克孜语专业的奠基人阿布德卡德尔老师。

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同志1916年出生于新疆乌恰县的一个柯尔克孜族贫苦牧民家庭,他自小喜欢学习钻研,但当时却没有学习的条件,小学毕业后他基本上是通过自学而学习了中学课程的,就在他风华正茂之时,作为优秀青年被选拔送到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留学。1935年,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有幸被选派去了中亚大学。他和出生于阿图什,后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副委员长的维吾尔族赛福鼎·艾则孜同志曾是同期同学。他们在那里学习了两年后,于1937年回到了新疆。

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在上个世纪40年代初,主要是在新疆喀什噶尔地区民族学校里的柯尔克孜班担任教师工作,同时在当地柯尔克孜族文化促进会工作。在这一时期,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同志把他在中亚留学期间学会的吉尔吉斯斯坦民族学校中曾使用过的以阿拉伯文字母为基础的吉尔吉斯文介绍到了我国,并用这套字母在南疆一些柯尔克孜族学校中进行柯尔克孜语文教学。他编辑、油印的教材有《柯尔克孜文字母读本》《柯尔克孜语基础语法》。他还编写了一部名为《姑娘的命运》的戏剧,揭露了封建婚姻造成的悲剧,表达了柯尔克孜族妇女追求自由、幸福的美好愿望,在当时是具有一定进步作用的。这部戏剧是由当时喀什噶尔地区柯尔克孜族文化促进会下属的文艺工作队表演的。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新疆各县进行县长选举,并强调重用当地民族人士。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因是本民族少有的知识分子,又去苏联留过学,因此被乌恰县家乡人民选举为副县长,从1945年8月一直担任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1月。接着他又被调任喀什行署秘书室担任主任工作,直到1951年。其后,喀什师范学校成立了柯尔克孜族班,他又被调去担任柯尔克孜语言文学教师,主要讲授“柯尔克孜语语法”等课程。1953年,新疆开始筹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刚成立时叫“自治区”)。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又被调去参加筹备工作。1954年7月14日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成立时,他被任命为州人民政府秘书长,后又被选为柯尔克孜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委员。从1953年到自治州成立后的一两年中,他的主要精力完全放在了为柯尔克孜族创制文字和制定正字法等工作上,并做出很大成绩。此后,他还担任过州教育科科长(相当于现在教育局局长)。

我1953年从中央民族学院语文系维吾尔语专业提前毕业后,根据国家的需要和安排改学和调查柯尔克孜语。从1953年冬到1954年春,我在北疆柯尔克孜族地区调查柯尔克孜语。1954年夏天,我根据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筹建工作的负责人阿满吐尔·巴依扎克同志的安排,来到阿图什,参加为柯尔克孜族创制文字的工作。那时阿图什只有一条从乌鲁木齐到喀什的公路通过这里,没有多少房子,有的也都是土坯平房。我来到阿图什后,由于没有招待所,也为了合作方便,被安排住在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家中。他的夫人是塔塔尔族,在医院工作。他的家里收拾得非常干净,我和阿布都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就在他家研究自治州成立后将要提出的柯尔克孜文字方案。

当时,阿图什还没有建立柯尔克孜语言文字研究会,只是请了一些柯尔克孜族领导干部、知识分子开座谈会,个别征求大家的意见。有个别柯尔克孜族同志建议直接采用吉尔吉斯文,有的柯尔克孜族同志主张沿用解放前在个别柯尔克孜族小学曾使用过的那套字母,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和我都主张新创制一套符合我国实际,与新疆维吾尔文字、哈萨克文字体系尽量一致,有利于民族团结又能科学地表现柯尔克孜语独特语音特点的文字。

1954年7月14日,在阿图什县的土坯礼堂里举行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成立大会,会场里坐满了来自各县的各族农牧民代表。会后第二天,在阿图什县一所中学的教室里,举行了一次讨论柯尔克孜文字方案的座谈会。教室的地上铺着柯尔克孜族花毡,大家席地而坐。出席会议的有买买提艾沙、阿满吐尔等领导及来自各县的部分代表。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宣读了我俩在征求大家意见的基础上拟定的柯尔克孜文字方案,这一文字方案中包括30个字母,其中f、h、v是专为书写借词使用的。这套方案比之前曾在个别柯尔克孜族学校中使用过的那套字母(25个字母加一个软元音或前元音符号)容易掌握 ,使用起来很方便。经过讨论,大家都同意了我俩提出的这一文字方案。会后,我们用钢板刻写了字母表及简明的写法规则,上报给新成立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人民政府,并附上了用拓蓝纸复写的汉文译稿,汉文译稿是我翻译的。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人民政府将新创制的柯尔克孜文字方案及时上报给新疆省人民政府。我于1954年底返回北京后,也将我在新疆柯尔克孜族地区学习、调查柯尔克孜语,参加创制柯尔克孜文字方案工作的情况,向领导作了书面汇报。1955年5月,新疆省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柯尔克孜族文字写法规则具体实施办法决议的命令》。1955年12月,中国科学院(当时还没有分出社会科学院)和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当时不叫国家民委)在北京联合召开民族语文科学讨论会(后称“第一次民族语文科学讨论会”)。我和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应邀出席了这次科学讨论会。我们联合发言,汇报了创制柯尔克孜文字方案的经过,以及这套文字推行的情况。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的领导肯定了我们所做的工作,同意将这套文字方案作为正式文字方案继续推行。从此以后,这套文字方案成为了柯尔克孜族正式的法定文字。

回忆1954年我住在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家里与他共同创制柯尔克孜文字方案期间,我向他学习了不少柯尔克孜语,他还赠送给我他在中亚留学时买的一部《吉尔吉斯语俄语词典》(拉丁字母)。多年来我就靠这部词典坚持自学柯尔克孜语,对我提高柯尔克孜语水平帮助很大,迄今还放在我身边,是我经常参考的工具书。每当我查用这部词典时,就想到了我与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的友谊。

1956年7月到1957年6月,我在新疆柯尔克孜族地区进行柯尔克孜语方言调查。调查期间我们也征求了各地柯尔克孜族干部、牧民关于发展民族语言文字的意见,柯尔克孜人民要求在中央民族学院语文系开设柯尔克孜语专业,培养柯尔克孜语文人才。1957年上半年,我向学校领导及时反映了柯尔克孜族人民的要求,并得到了批准。学校来电报通知我为学校聘请柯尔克孜语教师。我把这一情况向中共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委员会书记赵子和同志汇报后,他表示要大力支持中央民族学院的工作。经州委和州人民政府领导研究,确定选派柯尔克孜语文教学经验丰富的州教育科长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同志和《克孜勒苏报》(柯尔克孜文)报社中柯尔克孜语文水平最高的编辑沙坎·吾买尔同志来校任教。我从自治州首府阿图什陪同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沙坎·吾买尔两位老师及家属一起到了北京。

1957年9月,中央民族学院开设了我国高等学校中的第一个柯尔克孜语专业班,招收了10位内地汉族、回族大学生学习柯尔克孜语言文学。阿布德卡德尔、沙坎·吾买尔就是我国创建柯尔克孜语专业的奠基人。阿布德卡德尔、沙坎·吾买尔和我三人组成了柯尔克孜语教研组,担任着柯尔克孜语专业各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及进行编纂《柯·汉词典》《维·柯·汉词典》和记录、翻译、研究史诗《玛纳斯》等科研工作。阿老师一直工作到1963年才又调回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工作。

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在我校执教期间,我们相互学习,共同备好、讲好课,而且在生活上也彼此关心,相互帮助。我还记得,1958年秋苏联吉尔吉斯加盟共和国著名诗人阿勒·套康巴耶夫到北京访问来我校柯尔克孜语班参观的情景。我们在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家中,按照民族传统习惯,坐在花毡上,吃了“手抓羊肉”和“纳仁”(肉末面条)饭。阿勒·套康巴耶夫回到吉尔吉斯斯坦以后,出版了一本名为《来自北京的礼物》的书,其中记述了与我们见面的情况,并刊登了一张与我们的合影。

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在教学工作中认真备课、讲课,耐心帮助学习上有困难的同学,还帮助我编写《柯尔克孜语语法》及《柯汉语翻译》课的讲义,我们与全班同学一起编译、油印了一部《柯汉词典》,这是我国最早的一部《柯汉词典》初稿。在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调回自治州教育科工作后,他又参加了《玛纳斯》的抢救、翻译工作,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他为柯尔克孜族语言文字、文化教育工作作出的贡献的确是很大的,是多方面的。

后来,为了抢救史诗《玛纳斯》,为了恢复使用柯尔克孜文,为了在学校恢复柯尔克孜语专业,《玛纳斯》演唱大师朱素普·玛玛依、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沙坎·吾买尔等先后来到北京,住在我们学校。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在京再次执教,并在这里创作了不少优秀的散文作品,还与朱马克·卡德尔合作创作了我国柯尔克孜族的第一部柯尔克孜语电影剧本《冰山脚下》。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先生三次进京,每次都为柯尔克孜族的语言文字和文化教育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我有幸自1954年与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相识,并把他视为我的良师益友,多年来受益匪浅。我在柯尔克孜族语言文字、文化教育工作中所取得的一些成绩,都与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真诚、无私的帮助分不开。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同志晚年因上了年纪,并患了眼疾,所以他很少写信与我联系,但我仍通过他的亲属或其他朋友转达对他的问候。我也因为上了年纪,没有找到一个回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探望他的机会,以至于未能在他去世前再与他见上一面,这成了我的一件终生憾事!

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同志逝世多年了,但我常常回忆起与他在新疆和在北京一起合作工作的日子。今天我写这篇文章,也是想让现在中央民族大学的师生知道阿布德卡德尔·套克套劳夫同志为民族文化教育事业做出的贡献。学校建校以来,各民族的不少同志从内地和边疆调来工作,他们都为学校和民族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奉献,不少同志已经故去,但我们心里应当记着他们!(作者: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教授 胡振华)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mucxcb@muc.edu.cn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中央民族大学官方B站中央民族大学官方抖音
分享到:

新闻头条

更多
中央民族大学2021年开学典礼

推荐校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