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官网 |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园地 > 正文
守心望行
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周报       发布时间:2021-05-11         编辑:罗碧
打印   字号:TT

《麦田的守望者》中这样说“能冲刷一切的除了眼泪,就是时间,以时间来推移感情,时间越长,冲突越淡,仿佛不断稀释的茶……”

那年,屋前坎下的桃林刚刚吐蕾,我被小伙伴的大呼小叫吸引而来到他家。原来,他家的一窝燕子回来了,正叽叽喳喳地衔春泥修补旧巢。然而,这一年我家屋檐下的燕窝一直空荡荡的,与新修葺的房子极不协调。姥姥说:“听说南方发了大水,说不定咱们家的燕子回不来了……也说不定途中又找到好人家了吧。”年龄尚小的我怅然不平,觉得这是燕子的薄情。

可离开了这小山村我才明白燕子的感受——孩童总是憧憬外面的世界,以为那是个童话国度。年纪渐长,我回到这里的机会渐少。偶然回来,总觉得这里少了小时候的味道——过年时候缺股“年味”。遇到久未谋面的街坊无话可说,小时候跟爸爸一起去钓鱼的小公园上了锁……闲时,刷微博、追电视剧;忙时,刷题、啃书。我麻木前行,蓦然回首,却忘记了为何出发。如此,似乎燕子们的一去不返也有了正当的理由,于情于理,不该再埋怨。

村里有个婆婆,家里困苦,靠亲戚接济和领低保过活。她的两个儿子都是单身汉。她时常蓬头垢面,到处捡垃圾。总有人背后窃窃地嚼舌根,我却觉得她是那样可爱可敬。婆婆没有孙女,总把大队发给她的糕点留给我,她带我去她家看羊,还把藤上新熟的紫葡萄捧给我……初中的时候,我开始希图老师的赞许和父母欣慰的笑脸,不甘心在学业上泯然众人,往往在题海中乘风破浪到深夜,周末也安排了补习,不能像儿时一般常在老家。一天夜里,大雪纷飞,我仍在学海中作舟,模模糊糊听到客厅里姥姥说婆婆已经去世了,既无多少亲友吊唁,更别提搭台唱大戏,布置甚是寒酸……我如遭当头棒喝,如今再想起那个晚上,尚有鼻子一酸之感。姥姥偶然间向我提起,满头白发的婆婆,总是孤零零地坐在门口,遇上她总要问“小淼怎么没回来?”是啊,我仿佛是长大了,和我所怀念的过去亦渐行渐远……

经此一夜,我仿佛离过去近了一步。我在追逐梦想的路上跌爬滚打、踉跄前行时,并没想到婆婆还在原地等我,而且等不了多久。时间的脚步匆匆,温暖相伴的岁月不能重来,只得一句,一场过往。

然而生命本来就背负着沉重的使命前行。老家的院子里种着几丛月季,它们甚至比我的年龄都大。花开时,一人高的枝丫擎着可媲美牡丹的花盘,空气中弥漫着月季独有的清香。到了深秋,有些花骨朵儿在枝头还没来得及盛开,一场寒流过后,它们却能带着冰碴傲然屹立,花瓣虽单薄却绮丽。就这样,它们成了一道寒冬中的风景。纵严寒欺凌,仍不违背花的使命,悄然绽放它们极致的美。我亦相信,人正像寒冬中的月季,不会成为困境的俘虏。无论何时,只要我们不懈努力,朝着梦想的彼岸扬帆,上天总会为我们打开一扇天窗!

那年过后的又一个春天,我偶然听到叽叽喳喳的叫声,惊奇地发现了我家的燕子归来的身影。它们飞上飞下,左顾右盼。姥姥甚至比我开心,先是囔囔着:“去年没回来,以为你们没了呢!”,转眼又笑着说:“它们这是看房子新了,不敢认了,正纳闷呢!”在众人新奇的注目下,那对燕子衔泥衔草,进进出出,一切从零开始,在新漆的柱子上忙碌着……燕子通人性,尚思旧巢,何况人呢?

只是正如词云“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命运的无常非人力所能及,我能做的,只是将过去扛在肩上且不以它为负累。我决心去闯荡,去奋斗,去活出一世为人的精彩!故乡和过去,是我红尘之中牢不可破的羁绊。

如归燕,如月季,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能量,只是很容易被习惯所掩盖,被时间所迷离,被惰性所消磨,唯有初心不改,“贼”心不死,方能得偿所愿。有守方有望,有望方能守,这就是守望。(作者:文学院2018级本科生 张怡淼)

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中心 mucxcb@muc.edu.cn

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学官方微博中央民族大学官方B站中央民族大学官方抖音
分享到:

上一篇:清冷又滚烫

下一篇:在阅读中成长成才

关闭

新闻头条

更多
民大,我们回来了!

推荐校报

更多